“母校在心里放不下啊!”他终是一腔热血情切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2-28 02:06

  六载风霜雨雪,在最意气风发的年纪遇上河大,求学于此;在本该功成身退的年岁回到河大,老骥伏枥。于赵学增而言,终是一腔热血情切,他将自己的温度留在了河大。

  今年71岁的赵学增,于河南大学而言,既是新人初至,亦是故人归来。1978年他在河南大学攻得经济学硕士后,被分配到他地工作。离开的这些年,他同河大的联系从未断过。“母校在心里,放不下啊。”每年回到河南大学讲学交流时,他都会不由地感慨。2013年从华南师范大学退休后,赵学增放弃了单位待遇优厚的聘请,回到河大成为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专注于经济学院学科建设。焚膏继晷,这一干,便是六年。

  致力于经济学研究的大半生里,赵学增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资本论》的研究,他的眼光总聚焦在国内经济学领域中最前沿、最紧迫、最重要的问题上。在学术上,他坚持不唯上、不唯风,清心寡欲地安心做学问。“学问来不得半点轻浮与焦躁,需要耐心来夯实理论根基。”十五年时间,赵学增打磨出《〈资本论〉中的财经理论》(1995年)、《再进〈资本论〉——若干基本理论的跨世纪思考》(2001年)、《资本与劳动—赵学增文集第1卷》(2009年)等数本代表性著作,并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经济学动态》《经济科学》等国家核心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120多篇。在城市化、三农问题、经济新常态、供给侧改革、驱动创新等国家重要战略举措前,赵学增专注于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梳理关键的理论脉络,积极为相关问题的解决和政策的制定建言献策。“这一程的研究很苦,但学问容不得人云亦云。”他坦言,在研究之初自己也曾困惑,“作为一名理论研究者我自己也没弄清,很痛苦,但恰是这种痛苦才促使我努力钻研。”

  十数本学术专著的研读,十几万字的学术研究报告,在全国第十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发展与创新论坛上,赵学增的研究成果收获了学术界的一致认可。

  专注学术,以人为本。只有高质量人才队伍才能创造优秀学术成果,这些成果是一个学科、一个学院、一所学校的支柱与竞争核心,对此,赵学增有自己的见解:“培养学术骨干力量,建设学术梯队,构建对外交流平台,是当前最要紧的任务。”赵学增积极推进经济学院的科研发展工作,多次召开学院年轻教师科研座谈会和学术沙龙,鼓励他们进行前沿性的科研研究;同时他也主动邀请国内顶级经济学家与学院师生进行座谈,搭建学术沟通之道。这些都为经济学院学科自身硬实力的提高奠定了坚实基础。在青年学生和中青年教师的培养方案上,赵学增形象地将其概括为“引进来,走出去”:邀请国内著名专家和学者讲学,带领年轻教师参与高层次学术研讨会,构建学术共同体,同时推动学校与国内外学术前沿接轨。赵学增认为,只有致力打造好学院学术交流平台,营造风清气正、互学互鉴、积极向上的学术生态环境,才能激发师生的科研热情,进而促进他们思路的拓宽和眼界的提高。

  为推进经济学院“双一流”学科建设,赵学增与学院领导一道,投入学院学科建设和科研发展工作。学科评估工作和理论经济学一级博士点的申报工作都由他牵头实施,同时他还邀请国内著名学科建设专家来学院考察和指导,把脉问诊,共同探讨实现学科跨越式发展的战略与路径。历经实践创新与学术发展的艰辛之程,河南大学经济学院最终成功获批国家理论经济学一级博士点授权资格。“得到消息的那天,心里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圆了一个梦想。”之后每每想起,他都倍感欣慰,这是全院上下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他对自己的一个交待。

  已然古稀,却仍在学术与工作上勤奋追求。孜孜不倦,严谨认真,这是赵学增给学院青年教师们留下的最深印象。

  为师者难舍多年之任,赵学增亦担负着助学助教的师者之责。经济学院青年教师盛鹏飞提起教授,不禁感慨:“赵老师总会工作到晚上十点多才会离开办公室,经常向老师请教指导,使我受益颇深。”当年赵学增初返河南大学,正值经济学院理论经济学科亟待转折提升之际,他毅然挑起重建学科的重担。“学院各类大型活动的操办,他都手把手带领着学院教师去做,使经济学院的人才素质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赵老师倾尽所有的给予让我们获益匪浅,也是经济学院最宝贵的财富之一。”这是采访中经济学院教师宋智勇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岁月流逝,年事已高的赵学增身体病痛多起,却仍自我调侃:“除了身体不好,哪儿都好。”就在去年,他双膝受伤行动不便,却坚持拄着双拐与学院其他老师前去北京参加“全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经济学说史年会”的预备会。这个拄着双拐主持会议的老人,让在场人为之动容。“学院的利益和声望是至高的,要想学院之所想,急学院之所急,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小事把学院的大事耽误了。”倾撒一片热血,满是一腔真诚,赵学增用自己的德行为师者献出榜样的力量。

  皓首伏案,笔耕不辍,虽言七十古来稀,亦可提笔言寸心。用风骨成就精神,以言行德服众人。兀兀穷年已成学,赵学增用他的治学人生,立起了至善师者的丰碑。